白芍识秋

当黑暗降临大地,我的眼前一片明亮。

他真可爱呜呜呜呜,我要偷走藏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细谷川陶:

爱丽丝梦游仙境paro
摸的柴郡猫庞统
柴郡猫一直是我偏心的对象哈哈哈,所以一定要摸摸!

“我的秘密是……我喜欢你哦,好了快点快点,也把你的秘密告诉我喵~”

【一趟车/铠x你】 云交雨合

心血来潮让老板 @VVar 点文

没有驾照的新司机
竭尽全力了
再也不想开车了
开车使我掉发,我现在只想自杀
崩到亲妈都不认识,算了,反正我自己也不会回去看第二遍是吧x

暂开评论,过几天关

链接走评论
↓↓↓↓↓

【11/15日记】尚年轻

写了很久同人文,一直没有机会说说心里话,个人又不是那种喜欢在开头用软萌语气复述一遍创作原因经过创作理念的人,所以也不知道想要表达的东西有没有传达出去。

对于写日记,其实我觉得还是蛮有必要的,曾经有四年时间我没有间断的写着日记,仅仅只是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宣泄口或者有一些不需要分享的话只想说给自己听,后来因为懒惰贪玩,我停止了写日记这件事,后来无数次想要恢复这个习惯,又因为时间不允许而作罢。

在lof主页上写日记其实我也纠结过是否适合,纠结点有三,其一是否能坚持,其二是否应该另开一个无人知晓的账号当做新天地,其三他人看到是否介意。

后来又一一排除,坚持或者不坚持,只要达到了我想表达一些内心想法的作用,其他又有什么关系呢;重开账号,其实我不爱做这样的事,我就是我,或好或坏都没必要隐藏,坦坦荡荡便好,同人文里面我写进去的是我的“观点”与“想法”,日记里写的是“我”,纯粹的我;他人看到会不会介意,我上一秒冒出这个想法下一秒就笑了,每一个周我都会清理粉丝,又哪里来“他人”,我笔下别人希望看到的东西会出现在tag里,而我无所谓别人是否看到的东西则是随缘。

穿插一个题外话,很久以后如果我还在更新日记,而一个试图找粮吃的人翻到了我首页来,发现了这些日记,ta是会略过不看还是一一细读?写到这里我又不好奇对方的反应了,毕竟我又不想用这些日记里的唠叨寻找同好。

还喜欢发牢骚证明我尚年轻。

我个人不太喜欢那些陷在过往里无法自拔的人。大学舍友里有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舍友,不论是性格家境个人作风都跟我非常合拍,但是她就有这样的毛病,不论何时何地都能张口就是过往的风光事迹,让人产生一种她阅历丰富见识广的形象,虽然我这短短的十几年过得仿佛白开水淡而无味,但是她的那些事迹听第一次让人还能评论几句,说多了就只能敷衍,不是新鲜事,更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成就。

因为距离过近,看似热情大方明事理,我让身边的人产生了好像我的事她们都能过问的错觉,以前我是愣头青真心实意的充满热情,现在的我就有些假了,再怎么装饰我也不敢否认我内心深处的一片冰凉。

最烦躁的还是我在写东西的时候被人打断,这件事我不止一次强调。在写文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状态就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盒子,不透进光,不传播声,目不视物。如果有外来的一切因素中断我的笔,那就像是要叫醒正在沉眠的我,不巧,我的起床气不是一般的大。

午睡时间到了,是该好好休息了。

【11/13日记】如果可以,我不想当一个同人写手

如果可以,我不想当一个同人写手。

阴冷的雾气在天仍勉强亮着的傍晚就悄悄从不为人知的角落钻出,勾上人的衣角,顺着手臂渗入骨髓。透过被雾水打湿的窗户看出去,来来往往的人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路上的灯光也只是光怪陆离的一片。

放空的大脑里忽然蹦出了这么一个想法。解释不清楚不想当同人写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绝对不是今天,也绝不是一时兴起。

在我印象里,动笔写字应该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不低于古人的祭奠仪式。而现在的同人圈里可谓是妖魔鬼怪齐出洞,不是歧视也不是自命清高,仅仅是热衷于探险的人不会走无数人踏平的大道。

写文真的不是你会个拼音就能做好的事情。

我不反对一切因为热情而拿起笔把心爱的角色用自己的语言编织进内心所想的场景中的人,对我而言如果对一件事情没有一种“冲动”就不会有动力去做。只是怎么说呢,写文其实…仅仅靠冲动靠热情是不行的,毕竟你在进行的是一项文艺工作,这项工作不论你是否愿意它都需要足够的个人素质文化底蕴生活阅历等硬件才能去支撑你继续进行。

可能会有人质疑我,难道不是开心就好吗?同人文而已,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开心就好的确可以,但是只凭心情去做事情的人终归是肤浅;不较真也可以,注定你在这方面上无法拥有较高造诣。再说了,为什么同人文不应该较真呢?虽然他属于ACGM宅文化一部分,但是归根到底它也是新时代新生文体的一种,凭什么不较真不认真?

回归标题,我不想当同人写手的原因还有其他因素。

首先要提一句老掉牙的话,创作来源于生活。如果一个人的生活空空荡荡,笔下必然不会有精彩的情节,即便有一些看起来还可入眼,深入探究起来也会因为徒有其表而不堪一击。

可是如果你的生活过得不错,那么这个时候同人文对你而言格局就过小了。

同人文以塑造还原角色形象为主,所有的剧情都是为服务角色而设置,从一个或多个方面去表现角色。但是当你在生活中有所遭遇或恰逢一些特殊的事,一些特殊的时候,仅仅“塑造还原角色”并不能表达出你的想法,你的重心也并不放在角色塑造上,更多的是想通过事情的现象和发展以及故事的含义去表达个人观点。

创作是一个孤独的过程,它是作者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是作者与世界的对话,它不是我和你的对话,是一种与自我灵魂的互动。

我不以写手自居,不是为了粉丝或者鲜花掌声而拿笔,我所写的内容都是由心而生,不愿意用笔杆子去讨好任何人。我也会有屈服于人的时候,近期的文里一篇篇的点文就是我啪啪打脸最好的证明,但是我也不是屈膝去向谁热脸贴冷屁股,让她们点文自然是平起平坐的,对方也有给我写文画画,我认为这应该是公平的相互付出得到收获。

几乎是偏执的用尽一切方法去证明自己不需要他人支持,关评论,清粉丝,我也觉得自己是否太过敏感,但是想了很久,这是我自己的风格。

一面是在生活上积极活跃的模样,一面又在心里冷眼旁观一切,之所以说冷眼旁观,因为在我心里,生活中的所有经历都只是我为了以后创作在积累阅历,不论是忙是闲,是离家远是离家近,甚至喜怒哀乐,都只是我的一个创作素材,它们总有一天会被我压缩在白底黑字的每一行每一列间,形成一段内容,一本书,那里面的我那才是真正的我。

不管是血肉还是筋骨都太过于拘泥尘世,只有以文字的传播形式变成一种思想,才能飘飘然于天地间,恒古不灭。

或许我现在在写的都还只是大话,但是我希望有一天能够达到我想达到的境界。

也曾想过,既然看破,不如当即离开,去寻访山林古刹,去结伴深谷幽兰,只是我又想起这句大隐隐于市,没有热闹衬托不了寂寞,没有人流意识不到空旷,你亲眼看到,才会更加刻骨。

曾经跟人开玩笑,说写字养不活自己,不如转行,现在想想,就算再学习到什么别的其他技艺,估计也永远只是“副业”。

写到这里吧,想说的应该说完了,晚安。

【王者荣耀乙女】XS版男神饲养手册

第一次尝试多人段子?!

庄周/庞统/东皇太一/李白

 



前言大概就是,突然变小了吧,变成有巴掌这么大的一只

 

 

 

 



庄周:

 

你盯着手心里的庄子休,还有些不可置信方才听到的话。

“贤者…你真的只是睡一觉起来就变成这样了吗?”

庄子休点点头无奈的露出一个笑。

两三只半透明的梦蝶绕在他身边飞舞,他伸出短短的手却不能像往日一般触摸到蝴蝶的翅膀,也不能让蝴蝶停留在他的指尖上。

你曾经听过稷下的庄贤者所有的梦都可以梦想成真,于是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贤者,是不是你昨晚做了奇怪的梦导致的?”

“奇怪的梦?”庄子休习惯性的在思考时盘起腿,手肘撑在大腿上手掌又托起脑袋:“……好像是有吧。”

“怎么样的梦?”你有点好奇。

“一个希望能好好休息一天的梦。”庄周的眸子暗了暗,顿了顿继续说道:“稷下离不开我的梦境之力作为屏障保护,即便是在睡梦中也要小心的维护着平衡,可是…”

“可是?”

“可是子休离不开你。想要再多点偷懒的时间跟你在一起。”

 

 



 

庞统:

 

“……庞士元你幼稚吗,又拿这种小玩偶骗人!”

你用两指气呼呼的夹起眼前这个缩小版的庞统,顺势就想把这个东西丢下床。

大清早被一个凉凉的东西爬到脸上然后硬生生的被捏鼻子憋气憋醒,你在意识模糊尚未清醒的时候就听着眼前这个庞统模样的小不点噼里啪啦说了一通,总而言之就是他,变小了。于是有了上面的那句话。

你理所当然的把庞统的话当作耳旁风,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被耍了,谁知道这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没骗你!”在空中挣扎辩解的庞统显得有些发慌,他双手揽住你的拇指堪堪稳住没有跟地板亲密接触。

你挑眉,好奇的把人举到面前仔细观察,甚至上手扯了扯对方的头发。

“别扯……是真发。”庞统完全没有警示性的拍了拍你扯他头发的手。

你瞅了瞅手心里的掉发,嗯,庞统最近为了制作新的人偶的确是一直发愁,看来是本人无误了。

“怎么办,我要怎么变回去……”愁眉苦脸的模样因为体型显得可怜兮兮。

你却喜上眉梢,丢下庞统去隔壁杂物间把所有改了可动身体的粘土娃娃的裙子扒下来摆到庞统面前。

“别变回去了,你现在超可爱的,选一套裙子穿穿看?!”

“…………我穿你个大头鬼啊。”

 

 




 

东皇太一:

 

你双手握着东皇太一的下半身,几乎以倒吊的姿势将他悬在窗台花盆边上。

“蚯蚓真的不需要泥土吗?”

“你看我的样子很像蚯蚓那种低等生物吗?!”平日里姿态高傲总是一副凌驾于众生之上模样的东皇此刻正处于崩溃的边沿。他不就是突然变小了几号吗,不管怎么说也还是近神的存在吧,蚯蚓那种生物怎么配沾上他的边。

“……难道是泥鳅?”说着你就打算去浴室续满浴缸一池子的水。

“愚蠢。”他挣开你的手,在空中也可随意遨游,姿态轻盈:“看不出来是龙吗?”

“龙?”你噗嗤笑出声,手一捞把挂着双螺旋蛋蛋的东皇太一绕在指尖:“嗯,龙,挺可爱的。”

“闹够了吗?”东皇太一看起来像是生气了,语气都冷了不少。

可是你像是听不懂他的意思般扬起笑脸:“变小了明明挺好的嘛,代表着你不仅没有衰退反而还童了,是吧?”

眼底闪过一道光,东皇太一仿佛在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现阶段的他的确最害怕的就是衰退,攀得越高摔得越狠,他已经为了成就奇迹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不能走错接下来的任何一步,还童,像是给了他新的希望,他有更充分的时间去做更疯狂的试验,创造更成功的神迹。

你不傻,自然猜到了东皇太一心中所想的事,但是你想法不如他深沉,你想到的仅仅是自己有机会陪他重新走一遍当年的路。

希望自己能成为他前方黑暗道路旁的一盏路灯。

 

 





李白:

 

随手摘了一根草伸进笼子里逗那个坐在木杆上的白色身影,对方感受到头发被东西撩起一角遂抬起头看向你。

“早上好?好多了吗?”你向李白试探性的打招呼,这只是你们认识的第二天。

昨天你在家门口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白鸟,喂了些水后你跟隔壁邻居讨来一只竹编鸟笼,却没想到再去看它时却变成了人的模样。

他说他叫李白,是天上的仙,大战败走的路上晕在此处,因能量消耗过量的影响体型也变小了。

李白摇晃着身形站在木杆上向你微微屈了屈腰,举手投足间都是一派离世脱俗的仙人姿态:“好多了,多谢姑娘施以援手。”

“阳光正好,要去晒晒太阳吗?”你看了看窗外,向他建议到。

他顺着你的视线向外看去,却摇了摇头:“不必了,怕有追兵赶到,连累姑娘。”

李白话不多,你又闲的没事,搬了张椅子脑袋滚桌面变换着角度盯着李白看了半晌。

“……李白,昨天看你的真身是只小鸟,你会唱歌吗?”你也不知道你怎么会心直口快问出这么逾越的问题。

“不会。”

你讨了个没趣,倒是没怎么在意,只在心里责怪自己不应该突然问奇怪的问题。

李白看你眸子里流转了些没说出口的话,错以为是你失落了,他想了想,把软剑横在身前,左手手指变换着指法在剑身及剑尖等不同处或击或弹,铿锵的乐声随即从剑上流出,你瞪大眼听着这天外之音只觉得不可思议。

“太白不会太多技艺,剑能伤人应当也能治愈人,希望能博姑娘一笑。”

 

 

 

 

 





End


【大乔x你】对于你

百合向,主角是个妹子,大乔没有性转

 

 

正文:

 

你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你在心里念念不忘。

窗户外的天是掺了赤红的晚霞,在远处与夜幕的黑晕染在一起。空旷的食堂里也已经过了熙熙攘攘的时段。

正中的大屏幕上播着新闻时事,她独自一人坐在正对屏幕的位置上,面前摆着餐盘,餐盘里全是荤菜。她的目光落在屏幕上,手里的汤匙有一搭没一搭的搅拌着汤水。

你坐在距离她较远的一个角落里,桌上的饭碗里只有几个让人看了没食欲的素菜,甚至手边的筷子你也没拆掉包装。你只是这么远远的看着她的背影,手托着下巴,一看就能看个半小时。

 

你猜她一定是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时事的,挺直的腰杆和微微前倾的动作都体现出了这一点。

 

晚霞的光顺着窗边偷偷的洒落一两点到她红色的裙子边沿,棕色的长发交织拧成两股麻花辫,露出白皙的脖颈。常看到小说里写到美得不可方物,你一直都只是看到就过了,直到你遇到大乔。

 

她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无不让你内心悸动,为此你向他人征求过是否有相同的感受,得到的答案却是——“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从那以后你的视线就无法从大乔身上移开,你出没在每一个她会出现的地方,你会夜半因为想到她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在图书馆里提醒她脚边落了一支笔,在体育课上替她追回跑远了的球,诸如此类的互动是你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她每次都会与你对视,然后微微一笑跟你道谢,甚至有一次你惊讶的发现她能叫出你的名字,你为此开心都手足无措,几乎就要冲到她面前问她为什么会自己是谁。

 

你暗地里翻遍了她所有的社交账号,你对于每一个出现在她周围的人都敌意的猜测对方的靠近她的目的。因为大乔知道你的名字,你有些期待,你希望大乔也能对你抱有好奇,也会去翻你的主页和社交账号。

 

你是一个一旦喜欢上谁就会非常较真的人。你越来越开朗,越来越积极向上,你希望通过现在的改变,未来的你有能力给她一个配得上她的生活和家庭。

 

只是你越是了解她,就越发觉了你们之间的距离。

 

乔氏家族的继承者,显赫的背景。短短几个字之间隔着的现实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就像看着树枝上鸟窝里的雏鸟,不论你是否愿意,它的一生都只属于天空,不属于你。

 

你或许是有些病入膏肓了,告诉自己多少次不要去看她了,结果眼睛还是会随着她的身影追去。

 

你想你是戒不掉喜欢她了,喜欢的人不管再看几次都只会想拥入怀中。

 

未来是会有怎样的人得入她眼陪她厮守终生,你既好奇又害怕。

 

对于她,你不打扰,不祝福,不幸福。

 

将没有动过筷子的饭菜倒入桶中,你走出食堂,走进了那片晚霞中……



end

大家好,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庞士元。

细谷川陶:

关于自家夫人怀孕了系列之庞统side

应群里小可爱的要求尝试了画甜筒,意外的画的很喜欢呢(*σ´∀`)σ
但第一次画还是有点方 

画的过程中觉得他真是很可爱啊哈哈哈

宝宝:好好好,戏精老爸。

PS 下次涨粉搞假活动可以点角色,到时候画呼声高的一名以及随机抽一名,小可爱们请不要错过这个可有可无【不是】的活动啊

【赵云x你】失物冒领

一号机 @四季哟 的点文,但是我都没按她的梗写
没办法,我就是那么拽
虚假的高产,心里凉飕飕
社会你赵哥x问题少女

正文:




手臂交叠的伏在冰冷的桌面上,你闭上左边的眼睛,右边的眼睛透过面前酒杯里冰蓝色的液体看去,一片光怪陆离。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三五成群的人发出的哄闹声填满了这个昏暗的环境。你耷拉着脑袋,独自一个人坐在乐队边上最近的位置。

白日里那些上课的片段飘飘忽忽的在你脑子里像播影片似的一幕幕闪过,你知道,那是快要睡着了的预兆。

午夜场的酒吧里分明是那样混乱的场面,你耳边听着别人的笑和嘘声,心里却升起莫名的安心。双眼一阖假寐起来。意识在软绵绵的黑暗里兜兜转转,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推着你沉沉睡去。

“…你好?”忽然有一只手拍了拍你的肩膀,你被吓得跳了起来扬起头向手的主人看去。

那个跟你打招呼的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他的样貌算不上特别出众,巧克力色的清爽短发,淡蓝色的眸子里映出你的模样,带着浅浅的笑意正与你四目相对。

“有事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询问他,你眉头皱得老高,被人在即将入梦时生生打断,心里的火气每一秒就积高一点。

你虽然还只是个初中生,但早就不是第一天来这个酒吧里做客,也不是第一次被陌生男子搭讪,可是会在你准备睡着时上前来搭话的,这个人还是第一个。

没有在意你的冷脸,对方自顾自的落座在你身边的位置:“打扰到真的很抱歉,我叫赵云,是这个酒吧签订乐队的吉他手。”

“跟我有关系吗?”你开始不耐烦且不礼貌的用手指的指节用力的敲击桌子。

赵云听了你的话,像是被问倒了一般沉默了起来。但是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你观察到他不停的用左手去摩擦右手的拇指,这应该是他在思考时习惯性做出的小动作。

“没有关系的话,麻烦你回去继续你的工作。你非常严重的影响到了我的休息时间。”

在你说出这句话后,赵云不知为何深深的看了你两眼,然后起身离去。




自那以后你每次到酒吧来都会特地留意那个叫做赵云的男人,理所当然他也有注意到你向他投入的目光,但是他没有再逾越的向你搭话,仅仅是在每次你与他对上视线后对你微笑。

“子龙,你怎么走神了?”身边的朋友撞了撞他的胳膊,用眼神示意远处已经整个脑袋贴在桌面上打盹的你:“又在琢磨那个小孩子?”

你此刻虽然是趴在桌面上,但是你没有睡,而是盯着自己半搭在肩上的长发不知道在想什么,脑袋对着赵云的你自然也不知道他的视线一直落在你身上。

看赵云没有回答,对方勾过他的肩打趣起来:“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叛逆类型的小姑娘啊,小小年纪就夜不归宿跑到这种地方来,亏你这么久以来还屡次帮她挡掉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现在还没拿下?”

赵云听闻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推开了那个人说了句我休息一会,然后向你走来。

其实第一次赵云是想提醒你酒吧里太乱,小姑娘独自一个人在这种地方不要太放松警惕,结果被你呛得说不出话。

你察觉到有人靠近,眼珠子往上一转看到了他,随口道:“又有事?赵云?”这个又字指的第一次是你们的初次见面。

“没事,有点累了,可以坐你旁边的位置休息吗?”赵云这次学乖了,一直恭恭敬敬站在你面前,而你又懒得动,为了看他眼珠子都要翻白了。

天,这人居然这么高的吗?

“你坐吧。”你说完闭上眼缓解眼部疲劳。

赵云在你身边的座位坐下,趁着你看不到,又偷偷向你的方向挪了挪,他有话想对你说,但是没有马上就开口,而是像在犯紧张似的眨巴了半天眼睛看着你的脸。

你长相一般,眉眼间还是小孩子的天真气息,但是赵云鲜少看到你对人笑,更多的是疲惫的模样以及面无表情。他从很早就注意到了,你每天都会来这个酒吧,坐在相同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到天亮。偶尔会点一杯酒,偶尔又会要一杯饮料,不与人交流也不会去舞池跳舞,就这样安静的独自待着,最后离开。

热闹的场子里疯狂的气息像是畏惧于你,浓烈的喧闹总会在你周围被你生生劈开成一个单独的环境,那里的气氛只有平静。赵云就是被那样的气氛吸引而去,当他回过神来时他的目光已经无法从你身上移开。

“你怎么每天晚上都来这里?”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向你搭话。

“因为不想回家。”你没有打算隐藏,理所当然的说道。

“家里人会担心你的。”赵云在心里揣测着,或许你是跟家人产生了误会,赌气着跑出来又拉不下脸回去,小孩子一般都会这样。

你睁开眼,目光凌冽得刺人:“我没有家里人,没有人会担心我。”

是的,你之所以可以夜不归宿流连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是因为曾经还能称之为家的屋子里如今已经空无一人了,父母的离婚象征着你被丢垃圾一样的遗弃,置之不理。

白天机械般的去上课,晚上就窝在这种吵嚷的地方发呆,一个人心里压抑着万千思绪,性格也由此大变。

赵云听出了你话里的一些难言之隐,他不打算过多的去打听你的家事,怕引起你的反感。

但是想到在过往的很多个夜里,他看到你伏在桌上睡着后依旧是把五官揉成一团的忧郁模样,看到你单手撑着脑袋看向他眼睛里却是灰蒙蒙一片的无神。

一旦想到这些,他心里就有一股控制不住的感情快要满溢而出。

他在给自己找借口,他在心里想,你那么小一只,不应该太早承受这些;自己已经是个有能力帮助他人的人了,他应该帮助你。只是有一件事他没办法骗自己,他喜欢你。

“喂,手。”

你擒住他莫名其妙开始揉乱你头发的手,过分亲昵的动作让你无所适从。虽然某一个瞬间你有接收到对方向你传递的关心,只是对于那种发光发热的东西你害怕了。

回过神来的赵云从善如流的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你看到他又习惯性的摩擦起了右手拇指,听到他说:“以后可不可以让我来担心你?”

只是赵云心里还藏着半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半句是:可不可以让我当你的家人。

看着你平静无波的眸子浮现出惊讶和不解,赵云却觉得这样的你跟想象中的一样可爱。说实话他不是很搞得懂所谓的情爱,但是他知道他在遇到你之后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给你能让你开心的东西,所以他坚信自己是喜欢上你了,喜欢上一个还懵懵懂懂的小姑娘。

每每一看到你,他就觉得你像是滚落在尘土里不属于自己的珍珠,而自己是一个使尽笨拙方法想要失物冒领的人。










end

【诸葛亮x你】一去不复返

泠弟媳 @阿泠——今天依旧在努力脱非入欧 的虚假点文,强买强卖
荣幸写亮你,绝对要让泠弟媳爽一把
私心打了联文专属tag



正文:

【01】你
用积极的态度去面对一切,尝试一切能力范围内外从没做过的事情。
你当初大一入学的时候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去努力充实生活的。
你倒追你的初恋时,也是怀着这样的想法。

一条路是由两条平行线组成,中间是车流,两边是人流。
你靠着人行道最边沿向前走着,稍稍不小心就会失足卷进车流中。
那个人沿着人行道的盲道向前径直走着,心无旁骛。
利落的月白色短发,瘦高的背影,你还知道他上衣口袋里揣着一支钢笔,右边裤兜里有三颗润喉糖。
你当然不会忘了那个人的名字,不会忘了人生中第一个怦然心动的感情,不会忘了你当年傻傻追在他身后的模样。
你曾经深爱的人,他叫,诸葛亮。




【02】亮
一旦定下了目标,就不会动摇去达到目的的想法,不会停下追寻的步伐。
在这个冷暖自知的世界里不应该浪费太多的时间去寻找太过虚无缥缈的东西。
收起好奇心和热情,让环境和际遇没办法遮蔽自己的双眼。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总是低着头迈着大步子走在自己的右后方。
两年前她频频向你投来的视线,你心知肚明她对你的想法。
偶尔的三两句叮嘱,节日的鲜花,每天在教室门口递到你手里的咖啡。
“诸葛同学,我喜欢你。我可以和你交往吗?”
大一那年她紧张的瞪着大眼睛向你告白,你看到她裙子的裙摆被她攥得皱了一大片。
曾经披着栗色长发的人那会儿听了你的话乖乖的扎起了高马尾。
现在她走在你的右后方,却剪短了头发,而你就这么向前走着,没有想过要扭头去看她一眼。




【03】你
追逐那个对你来说非常有距离感的男人是你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壮举,
也是你实践自己用积极的态度去生活的一部分。
可是你发现你有些自信过头了。

“亮,我给你带了饮料。”你把毛巾递给他之后又给他奉上了扭开盖子的饮料。
“我只喝白开水。”你不着痕迹的掩盖僵住的表情只是笑着点头。
“亮,吃点早餐吧。”你把早起做好的三明治放在他的笔记本上。
“东西挡到我了。”他不看你一眼,把那个三明治推到了手边搁置不管。

每一次你都在心里失落着,但是又一遍遍告诉自己,是自己还不够努力。
“抱歉,我不能跟你交往。”
你又想起了当时面对你的告白,
他面无表情,只是像告诉你他晚上不想跟你一起吃晚饭般平淡的语气。
你当时是怎么回答他的来着,你好像没有说话,依旧紧张的看着他,像是听不懂他刚刚的话。
“我的话你听到了吗?”诸葛亮当时看到你无动于衷,只得又补上一句:“我不会跟女孩子交流,不好意思。”
接下来你的话你可能短时间内都不会忘记,
你当时欢呼着对他说:“没事,我可以教你跟女孩子交流!”

也正是这句话,使得你在一次次面对诸葛亮的冷脸后还能重整旗鼓。
想要什么东西,就自己去争取。
为此你乖巧的顺着他的意,做着他希望你做的事情。
你把长发扎起,你从零学起他所涉及的领域的知识,你把买零食的钱拿去买一堆堆厚重的工具书。
“你长大了。”所有认识你的人都对你说过这句话。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累了。




【04】亮
你只字未提喜欢她,她却句句都是我愿意。
出现在每一个你并不需要人帮忙的地方准备着或多或少的帮上你的忙。
你没有怎么看过言情小说,但是估计她在你身上使尽了所有言情小说里才有的套路。
不定期的偶遇,坚持不懈的每周约会,像是你的背后多了一个影子。

从很早开始你就发现了她追不上你的步子,你从未想过停下来等她,她也从未想过让你放缓步伐。
从很早开始你就发现了她一直用各种各样笨拙的方式试图让你接纳她。
从很早开始你就发现了她总会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和毅力去一次次尝试向你靠近。
从很早开始你就发现了,你好像也有一点习惯了她的存在。
习惯了她的叽叽喳喳,习惯了她的影形不离。

但是你的习惯就像是知道上学的路上种满了什么品种的树一样,并不会因为你知道,所以你会爱上她。
她对你的爱没有被你规划在人生的记录上,所以她的喜怒哀乐因你而起落,你却没有丝毫感动。
绷紧神经的去讨好你,然后收获你的打击。
她眼底堆积的浓浓热情一天一天的减少,你看得一清二楚。

隐约记得是一个阴雨天,她在学校的长廊上把你拦下。
没有习惯性的接过你手中厚重的公文,即便你已经习以为常的做好了准备将公文分给她一半的准备。
“亮,你猜猜看这种刮奖纸上会写什么字样?”她亲切的喊着你的名字,手掌里摊着一张小小的刮奖纸,就是那种瓜子包装袋里能倒出来的普通刮奖纸。
你清楚的看到了那张刮奖纸上已经被她刮掉了一个字。
是一个“谢”字。答案显而易见。
你的目光落在她那张不出众的脸上,就像那天的天气一样,她罕见的没有笑得很灿烂,只是勉强的勾出了一个算是微笑的表情。
“谢谢惠顾。”你看着她,这么回答道。
她却像是恍然大悟般看着手心里的刮奖纸,然后皱起眉不死心的用指甲去把整张刮奖纸给刮掉,直到“谢谢惠顾”四个字完完整整的跃入她的眼中。

自那以后,你很少再看到她出现在你的眼前。
除了你们上下学共同的必经之路,你几乎就要忘记了,她曾经那么拼命的爱过你。




【05】你
不是你刻意的去躲避诸葛亮的存在,而是你们的生活轨迹本来就不在一条道上。
如果不是你喜欢他,你的身影当然也不会随着他的身影出现在学校的各个角落。
只有这段人潮汹涌的路能够让你们无法回避的暂时聚集在一起,行人来来往往匆匆忙忙,你也只是其中之一。

光顾着低头沉思的你没有注意脚下的路,有飞啸而过的车子与你擦肩而过,但是手腕上温暖的却吸引了你全部的注意力。
“走路怎么不看路。”
是那个人拉住了你,你甚至都不需要去看对方,光是对方身上带着的熟悉气味就能让你瞬间做出判断。
“抱歉,我没事。”你小心翼翼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去和他对视。
挣开他的手,你没有回头的继续向前走去,这一去,便是一去不复返。

亮。
名字里带有光亮的人却熄灭了你世界的所有灯,让你围着他这团黑暗原地打转。
你还偏偏不死心的想要在黑夜里辨别出道路来。
就像那张刮奖纸上的谢谢惠顾,
你明知道谜底,却还是要把四个字都刮得干干净净才放手。




【06】
一条路是由两条平行线组成,中间是车流,两边是人流。
你偏执的靠着人行道最边沿向前走着,就像放着大道不走,偏要走独木桥的人。
诸葛亮沿着人行道的盲道向前径直走着,心无旁骛,只会朝着自己认定了的方向靠近。
街上车水马龙,空气里这么浓的爱恋最后也还是被冲散了。









End